服務熱線

熱線電話

(86)-(027)-8356 0156

傳真

(86)-(027)-8356 0156

郵編

430023

興網業

通訊行業進入4G發展期 軟銀+TD-LTE將決定高度

據媒體報道,日本第三大移動運營商軟銀(Softbank)已于近日和中國設備商中興、華為達成一項戰略合作,將先于處在媒體風口浪尖中國移動及印 度Reliance等廠商,在日本建設TD-LTE4G網絡,這將是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TD-LTE商用網絡,中興和華為并肩成為兩大承建商。而在此之 前,這一稱號還把持在和黃瑞典手中。

 

 

中國廠商投入頗大的TDD技術,長期以來并不被廣泛看好,技術一直追隨、市場發展曲折。在此期間,又存在TD-SCDMA和WiMAX之爭,更讓TD技術發展具有巨大的不確定性。直到中國移動“被”授予3G TD-SCDMA建設權,TDD作為一個技術路線才謀得生存權。

 


成敗在此一舉

 


實際上,率先選擇TD-LTE商用建設的是植根香港、主要市場在歐洲和東南亞的和黃,作為華人首富李嘉誠旗下企業,它與中興在愛立信的大本 營瑞典建設了此前最大的TD-LTE商用網絡,瑞典是WCDMA的大本營和兩大發源地之一;此后,祖籍中國、韓裔、日籍的軟銀總裁孫正義也選擇了TD- LTE作為4G市場的主要路線,日本是WCDMA的第二個發源地和全球第一個大型WCDMA網絡肇始之所。

 


在全球電信設備商當中,中興已經是第5名,但是這個第5名距離第4名之間的差距依然比較顯著。實際上,據Ovum統計,在有線市場,截至2010年Q1除了第一名思科占比22%之外,中興在有線通信領域的銷售額占比已經達到全球的8.7%,中興最大的差距依然在無線市場。

 


2001年時候的中興,雖然布局了幾乎所有無線通信技術制式,以避免路線選擇上的錯判,這也是當時規模甚小的中興的最佳戰略選擇。在 CDMA發展初期,陣營比較封閉、芯片集中于個別廠商、終端發展滯后,最終成為兩條路線之爭的失敗者。而中興在CDMA路線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是,大 路線的模糊還是制約了中興無線產品規模的擴張。

 


中國3G大潮中的中興

 


當CDMA2000和WCDMA市場天平尚未完全發生傾斜時,中興已經開始加大在GSM/WCDMA領域的“補課”,并且將很多的資源押在 了TD技術上。對此,中興董事長侯為貴多次說,一方面,這是因為TD的路線圖和機會點漸漸浮現,中興是長期投入、逐步加碼,更重要的卻是因為TDD的頻譜 資源是一個值得挖掘的寶藏,這個資源遲早是有價值的。

 


據記者了解,真正的機會在于中國的3G招標,光纖拉遠和SDR技術創新則成為技術杠桿。到2008年的時候,中國喧囂10年的3G招標剛剛 啟動,中國移動將采用TD-SCDMA技術,這為前期做出長期技術和商用準備的中興開啟了一個重大的市場窗口。此前,中興在中國移動的GSM的市場份額不 足5%,中興在TD領域首先實現了BBU+RRU光纖拉遠技術、HDPAMX等TD領先技術,市場份額從GSM時代的不足5%提升在35%-40%,在 2011年GSM招標中占據約1/5。

 


在WCDMA領域,中興也漸漸趕了上來。從技術上說,SDR成為它第一個處于行業較為領先的重要平臺。借助在SDR技術上半步的領先,中興 投入幾乎全部WCDMA力量到香港CSL這個全球最具挑戰性的網絡的搬遷和再造上,并且取得了令人“意外”的成功。在整個中國3G招標中,中興占據了約 1/3的市場份額,這與2G時代不足10%的份額相比,是具有顛覆性的提升,TD從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WCDMA甚至更具有戰略價值。

 


但是,不得不說,到2011年全球3G建設之路已經走過了10年多,中興從2008年才真正開始在中國無線市場取得主導市場地位,到2010年才真正進入歐洲無線大T市場,這是一段“3G魚尾”,每一個搬遷都是巨大的成本投入。


4G未來10年的進階之梯

有專家指出,真正的機會,仍然存乎技術升級的機會,LTE成為10年內可見的最大技術平臺。而且,在LTE技術領域中,再也沒有CDMA和WCDMA的路線之爭的戰略風險,也不再有中國3G建設這一戰略性市場機會,競爭將是在一個敞亮的舞臺上的肉搏之戰。

就此,中興原來必須分散到CDMA、WCDMA、TD,甚至小靈通的資源,開始逐步聚攏起來,希望把2010年4000多人的LTE團隊逐步做 到萬人以上,大多數的無線研發和市場資源將集中在LTE領域,90%技術通用的FDD LTE和TD-LTE也讓這種聚集變得更加密集。

業內人士指出,西歐本土、美國本土、日本本土是中興面前的三座大山,而且一般被看做是逐級升高的難度。西歐是最容易的,畢竟KPN所在的德國市 場、和黃所在的瑞典市場都是常規意義的高端市場,中興還是取得了重大突破的,隨后,中興在德電的FDD LTE招標和沃達豐德國的FDD LTE招標中受到了挫折,但是他畢竟走到了最后環節。


此時,軟銀的機會正來自于TD-LTE。按傳統經驗,中國企業即使在技術上能夠滿足日本市場的要求,在精細化的細節方面也難以勝任。那 么,TD-LTE的特殊性,必然成為中興華為進軍日本的一個重要誘因。第一,日本本土企業沒有TD-LTE相關的足夠技術積累;第二,愛立信、阿朗等傳統 日本市場上的優勢企業在TD上布局較晚;第三,即便是歐美企業也難以容忍日本運營商細致到苛刻的需求。而在TD-LTE上的先發優勢和比歐美企業更加投入 的戰略,成為中國廠商最終突破日本市場的關鍵。

而對于中興來說,與軟銀的合作價值比KPN在德國更為重要,這是因為軟銀所代表的“日本標準”對技術、交付、定制化的要求高于大多數西歐和多數 美國運營商,其他運營商將會以此作為新的標桿。得到軟銀的認可,將成為中興向“三座大山”沖刺的里程碑,也將獲得更多“向下兼容”的市場機會,在其他運營 商找到空間,唯有美國市場等少數廠商成為最后的皇冠。“軟銀+TD-LTE”,也可能成為中興LTE、中興系統設備發展歷史上一個難以忽略的一頁,引導公 司在未來10年重新標定4G時代的全球市場坐標。

返回目錄

版權所有 © 湖北興網業通信發展有限公司 鄂ICP備05003290號-1 技術支持: 華企立方

地址: 武漢市東西湖區宏圖大道金銀潭現代企業城B棟1301

腾讯棋牌充值活动